大揭秘:戴笠为何终身未加入国民党?

  


7月1日,是党的生日,天气晴朗,我带两个班准备上保安镇南面一个大山,名鸡公山转一转。连长说我也去,那咱们一路吧,有事也好商量。十时左右到了半山腰,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人在走动,他看见我们后便加快步伐然后开跑。连长当即命令战士快打枪榴弹,拦截射击,空中爆炸,再打超前30米地面爆炸,不要伤人。结果很有效,此人被我们抓住了,他只承认是砍柴的,又说是采药的,前后矛盾嫌疑很大。

这时我们也不上山了带回保安镇进行审讯。此时,乡长跑来找我,并偷偷告知,此人就是保安镇的交警中队长,名叫柴春林,是戴家的忠实奴才。这时我心里有了底,回屋后轻轻一笑地说:“柴春林你想顽抗到底吗?”他一听出叫他的名字脸色也变了,马上下跪“我老实交代,知道的都说”。为了尽快寻找戴藏宜的下落,我们还是宣传党的宽大政策,以攻心为上,当日带着柴春林到保安镇数里之遥的一个山村,这里是柴春林的家,并向其家属说明,只要柴能为人民办事,我们都将宽大处理,将功赎罪。

当时就宣布柴可以自由,解除看押。但要他一定积极行动才有出路。这一宣传,对他家人及其他村民震动很大。两天后,柴来到我们连部,并向连长和我汇报说,戴藏宜现在顾虑很大,一是其父亲罪大恶极,怕政府饶不了他,二也是他最担心的,怕连累他的子女。我向其解释:“他本人只有向人民政府投降,才是唯一出路,至于他的子女我可以保证不受牵连不予追究,他的老婆郑锡英不是带着三子一女跑到她娘家衢县(衢州)躲起来了吗!江山和衢县如此之近,我们要找他的麻烦一天就可以到达,现在就看戴藏宜本人的表现。如继续顽抗他本人只有死路一条,亲属也会被殃及,希望你直言给他讲清楚。”

两天后,柴又找了我们,这次他情绪比较好,说话也比较随便,他把戴藏宜态度与顾虑又讲了一遍。戴藏宜说,解放军是仁义之师,那次与连长相遇,就看出解放军的官很文明讲道理,在镇上也从不扰民。对解放军未触动他的家属和子女很是感激。戴说:我现在光杆一人,朱云光已被抓,青年军长借养伤也跑到香港不回来了,我这个书呆子,怎么能和解放军斗呢,既无实力也不会有出路。同时他还透露出浙东军统特务站站长周浩然的住处和活动地点,以及一个姓周的保长家私藏交警中队武器二十余支。这意思很明确为表示投降心诚,见面前的献礼,我鼓励了他的态度和做法。

至于如何保证安全问题,我说他向政府投降之后,必须受政府来管制,只有人民政府才能保护他的安全,如果他在社会上自由,报复他的人很多,就容易出问题。这必须有过渡时期,望他要理解。最后决定7月10日,由乡长和柴春林二人与戴藏宜约定来我连部见面。另外,按照他所提供活动地址将周浩然顺利抓捕,并从周保长家起获机关枪一挺、卡品枪、步枪等十余支。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17843000:2018-02-18 03: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