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唯一敢断林彪家务事的将军是谁?


【预知纳粹德国进攻路线,未被斯大林采纳】

1938年4月初,毛泽东决定派爱将刘亚楼去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显然,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深感刘亚楼将才难得,并经过多年战争洗礼和教育工作锻炼,可堪造就。

伏龙芝军事学院是苏联的高等军事学府、研究诸兵种合同战斗集团战役问题的科研中心。身经百战的刘亚楼却因语言障碍无法听懂这些高深的知识,学习起来非常吃力。一次他在医院住院,由于语言不通,向女护士比划要两个枕头睡觉,对方误解为刘亚楼要她一起睡,十分愤怒,等到找来粗通汉语的院长了解此事后,才化解了这场误会。此事给刘亚楼的触动很大,他以顽强的毅力开始了一场学习俄语的战斗。俄语驾轻就熟后,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参考材料和军事名著,跟踪现代军事科技的发展。

1941年,苏联面临法西斯德国入侵的危险,斯大林判断,德军进攻莫斯科必定沿着1812年6月拿破仑远征莫斯科的路线,即经乌克兰和顿涅茨河流域东进。刘亚楼认真研究了当年拿破仑入侵俄罗斯的路线后,认为德军主攻的方向不会是这条线,因为德军的机械化装甲大军不同于拿破仑的骑兵,不能走土质松软,水网、稻田遍布的路线,而走白俄罗斯至莫斯科路线距离最短,沿途土质坚硬,适合德军装甲集团的突袭。刘亚楼的这一主张得到了在苏联养病的林彪的认可。纳粹德国的闪击战也最终证实了这一判断。可惜在战前,刘亚楼的意见没有被苏联最高军事领导人斯大林采纳。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苏联红军在长达四千余公里的广大战线上,从海陆两方面分4路进入我国东北,闪击日本关东军。刘亚楼化名王松,随苏联红军回到了阔别7年的祖国。当他正渴望为党效力时,一个军事事故险些使他冤死于苏军法庭。

在司令员麻列茨科夫元帅统领下,刘亚楼随第一远东方面军主力,从格罗迭科沃地区向穆棱、牡丹江方向快速突击,先头分队已攻占了佳木斯外围的一个制高点407高地。由于空军和地面部队联络失误,地方部队进展神速,提前占领日军阵地,却遭到了苏军飞机的一阵误炸,炸伤了占领制高点的部分苏军。当天的值班参谋是刘亚楼,指挥员以为他误了军令,当即将他逮捕起来,准备枪决。刘亚楼心中非常难过。他思前想后,花了一天时间给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长信,把自己在苏联近8年的体会、见闻和经验教训写了出来,作为临终前对党的一份贡献,末尾工工整整地写着“忠于党的刘亚楼”。后来,经过苏军调查核实,刘亚楼被无罪释放。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17843000:2018-02-25 06: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