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下庐山后,第一个来看望他的元帅是谁?


9月12日军委扩大会议结束,彭德怀回到他的住所——中南海永福堂,他见浦安修低着头坐在桌旁,眼圈红肿。

从庐山事变之后,浦安修就常常以泪洗面。20年的夫妻,她深知彭德怀不会反党、反毛主席,她只能埋怨他:“你是管军事的,为什么要去管经济方面的事情呢?”有时又无可奈何地唉叹,“这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呵!”

其实,倒是她自己上庐山去,迎接了这场大祸,又带着它回到北京的。

浦安修当时在北京师范大学任党委副书记,她早出晚归,勤于工作。彭德怀外出开会、视察,她从未相随过。这次中央在庐山开会,适逢师大给领导干部放了几天暑假,中央每天有飞机往庐山送文件,她想趁这难得的机会去庐山一游。

她给彭德怀打了一个电话,想他一定会高兴。不料传来彭德怀迟疑的回答:“你——别来了……你不要来了吧。”没有说明理由。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多么诱人的庐山!多么难得的机会!浦安修还是要去。

“唔——,那你就来吧!”电话放下了。

后来,浦安修自己也奇怪,竟然没有觉察出他那种不安的语调。

下飞机后,她也没有觉察出,前来接她的警卫参谋景希珍一路小心地回避着她的一些问话。

车到庐山,如登仙境,浦安修沿着松柏掩映的石阶拾级而上,走进彭德怀的住宿处176号。正是休息时间,彭德怀却不在。浦安修围着这栋小巧的西式平房(原芬兰别墅)走了一圈,进屋坐在窗前静静等候。

书桌上简单的文具收拾得干干净净,只在正中端端正正放着一份文件。她和彭德怀都是恪守纪律的共产党员,她从不翻阅属于彭德怀工作范围内的文件。但这份文件实在摆得太显眼了,就像是专为留给她看的,她便微微欠起身来瞥了一眼文件的题目,白纸黑字一排长标题顿时使她如遭五雷轰顶,两眼发黑。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17843000:2018-02-21 19:3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