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石油的地缘政治属性。石油资源的分布极不平衡。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阿联酋、委内瑞拉、俄罗斯、利比亚、尼日利亚等9个主要产油国拥有全球80%的石油储量,中东地区就拥有全球2/3的剩余探明储量。而在世界前十大能源消费国中,最主要的石油资源在大部分国家都存在缺口,只有俄罗斯、加拿大和英国的石油能够满足本国需要,其他能源消费国同时也是石油净进口大国。由于石油产量与出口比较集中,发生在产油国的、影响石油生产的事件也就对石油的价格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另外对于许多产油国来说,石油是整个国家的国民收入与政府预算的主要来源,因此石油价格不光要考虑到在这些国家生产的成本,还要考虑到满足这些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要求所需要的价格水平。高度的依赖性和分布的不平衡使得石油具有明显的政治属性,并成为国家之间博弈的工具和武器。政治属性表明,石油作为商品,并不完全遵循市场规则,有时甚至背离价格。因此,石油天然地与国家经济安全联系在了一起,从一种普通的燃料演化为最重要的战略商品,进而影响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国际格局的形成,乃至国家之间的冲突与结盟。法国学者菲利普?赛比耶-洛佩兹在谈及石油与地缘政治时也指出,“在华盛顿主宰美国事务的部分政治家眼里,石油是与国防同等敏感的要害领域。正是在这种思维逻辑的指导下,一些本应主宰石油市场运行规律的经济和财政因素,有时不得不让位于地缘政治的考量。”
第五,国际石油市场具有垄断与半垄断的属性。从1859年第一口油井在宾夕法尼亚州开始生产以来,世界石油行业(主要是美国石油市场)在经历了短暂的竞争之后马上被洛克菲勒集团的标准石油公司所垄断。1911年,美国根据1890年的《谢尔曼反托拉斯法》拆分了标准石油公司,但没过几年就形成了由西方七大石油公司组成的“七姐妹”寡头垄断。自1971年起,由13个石油输出国组成的欧佩克代替了“七姐妹”,对全球石油供应实行了寡头集团垄断。这一寡头集团的垄断在20世纪80年代已经被实质性地打破,石油市场进入了非常有竞争性的全球化市场,欧佩克曾经在1986年和1998年两度陷入濒临崩溃的边缘。但是,作为全球大宗商品市场里唯一的一个卡特尔组织,欧佩克还是对石油市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今天,欧佩克占全球石油产量的40%和贸易量的60%,它为应对油价暴涨或暴跌所采取的集体增产或减产计划和国际油价产生着重要的影响。
第六,随着石油商品的金融化,石油也成为了金融投资的对象,具有了金融产品的一些属性。石油价格在世界上的几个大宗商品交易所(如纽约的NYMEX,伦敦的ICE,新加坡的SGX)的交易中产生,而在这些交易所形成的标杆石油(如北海的Brent和美国德克萨斯州的WTI)价格成为场外双边石油贸易的参照价格。伴随着石油期货的出现和利用纸面合同作为套期保值工具,金融市场里越来越多的因素对油价的形成起着重要的作用。在美元作为国际石油计价货币的市场里,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的汇率和美国的货币政策也在很大的程度上影响着石油价格。由于石油具有很好的流动性,在石油金融化的市场里,大量的金融资本将石油当作投机套利的对象,石油的价格也因此具有了股票的一些属性。
第七,石油的神秘性。由于石油在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中作为机械化武器的主要动力来源,加上1973年阿拉伯石油输出国对西方的石油禁运造成了第一次大规模的石油危机,石油至今仍然披着战略物资的神秘面纱,并被各种媒体、各类分析家用作解释地区冲突与国家之间利益博弈的借口与素材。
由于石油具有以上多种属性,石油价格的剧烈波动也就无法以一种简单的方式获得解释,如商品的边际成本,商品贸易中的供需平衡,金融市场的投机炒作等等。任何对于石油价格的解释都有必要考虑这些属性,特别是前六个属性。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17843000:2018-02-18 12:37:11